詛咒式小廣告多次被動手腳 攝影/實習記者 馬駿
  “老太太撕一張條,少活一天。”昨日,一則詛咒式小廣告出現在海澱區知春路碧興園小區。由於附近小區較為老舊,不少小廣告涌入社區內,出現在小區中的各處。小區內的老人和居委會工作人員利用空閑時間自發清理小廣告,這則詛咒式小廣告針對的正是這些清理廣告的老人。
  北京青年報記者走訪發現,在周邊老舊的社區內,由於缺乏門禁,小廣告張貼現象非常嚴重,部分廣告涉及色情等非法信息。相較於主街道的小廣告,類似小區內的小廣告很難被城管和環衛工人註意到,清理的主力變為小區內的居委會工作人員和較為空閑的老人們。
  事件

  小區出現詛咒式小廣告

  被撕毀後又手寫補上
  “這是誰貼的,簡直太過分了,真是噁心。”前天晚上8點,家住知春路碧興園小區的劉女士下班後跟朋友外出辦事,在穿過通往隔壁羅莊社區的院牆時,看到一條“奇怪”的小廣告。
  “老太太撕一張條,少活一天。”與普通的小廣告不同,這張小廣告是一張惡意的詛咒式小廣告,詛咒清理小廣告的老太太。除了這句話,小廣告上還用黑筆寫了一句辱罵老太太的髒話。
  劉女士說,她居住的小區院牆上經常出現各種各樣的小廣告,但這樣的小廣告她還是第一次看到。劉女士覺得貼這樣的小廣告的人實在太過分,於是馬上拍下了這張小廣告,並把圖片傳到了網上,譴責這樣的不文明行為。“貼小廣告的居然明目張膽地辱罵清理小廣告的人,太猖獗了,真該好好管管。”一位騰訊微博網友如此評論道。
  “平時路過這裡,我也不會留意牆上的小廣告,但是昨天經過的時候偶然看到了這一張。本來上面的一些字已經被撕掉了,但是後來有人又用筆把撕掉的字補上了,顯然貼的人來了不止一次。”至於為什麼貼小廣告的人會專門詛咒老太太,劉女士說可能是因為小區裡面撕小廣告最多的是老年人,“像我們這樣的年輕人平時上班,出來遛彎的時間少。老年人常出來遛彎,看見小廣告會隨手撕掉一些,估計就是這樣他們才專門詛咒老太太的吧。”
  劉女士所稱的詛咒式小廣告出現在位於知春路的碧興園小區外牆。這面長約7米、高約2米的硃紅色的牆上,貼滿了大大小小近百張小廣告,內容大多為周邊各個小區的招租廣告。
  在一堆小廣告中,北青報記者看到了那張詛咒式小廣告。與普通小廣告大小相似的白紙上,“老太太撕一張,少活一天”的打印字樣格外醒目。小廣告上,“一張”和“少”等字明顯被人為撕掉,但隨後又被人用黑色字跡的筆重新塗寫上。不僅如此,也許是“意猶未盡”,這則小廣告下麵又被人用黑色記號筆寫上言語粗俗的髒話,並同樣針對老太太。
  “這小廣告罵的就是我們這些清理小廣告的老人。”住在小區內的張大爺說,昨天下午也看到這則小廣告。據他分析,小區內一些老人會義務清理小廣告,也許是哪位老人清理掉了某人張貼的小廣告,惹得對方不開心,“他愛說什麼說什麼唄,咱不理他就完了,看見了就當沒看見,眼不見心不煩,小廣告該撕還得給他撕。”
  聲音

  社區單方難管小廣告

  盼有關部門加強懲治
  “有疏才有導!我們不可能完全禁止小廣告。為了不讓小區哪兒都是小廣告,我們特地開闢了很多公告欄專門用來張貼小廣告。”羅莊社區居委會的衛生主任劉先生告訴北青報記者,儘管居委會想用設置公告欄這種方式來消除這種到處都是小廣告的現象,讓小廣告變得合理有序,但是效果卻不甚樂觀,整個社區依然被小廣告包圍。
  北青報記者走訪發現,整個羅莊社區,有平整牆面的一些地方、電線桿、樓道內都貼有新舊不一的小廣告,其中,招租、招聘等信息的廣告較多,其中也不乏一些涉及色情等非法信息的廣告。
  為了清理小廣告,羅莊社區居委會主管小區衛生的劉主任每天早上起來第一件事就是騎著自行車把新出現的小廣告撕掉,“但是這個東西好貼不好撕,而且前腳撕了,後腳他們又貼上了。”
  據劉先生回憶,他曾有過幾次與貼小廣告的人直接相遇,都是兩人配合在一起。他曾試圖制止,但這些人多會一聲不吭地走掉,有時候他也會遇到張貼者直接反問“你管得著嗎?”劉先生說,有幾次遇到這樣的情況,他險些與這些張貼者發生衝突。
  據瞭解,位於海澱區知春路的羅莊社區是一個典型的老舊社區,其中的羅莊南里小區建設於20世紀80年代,羅莊西里是2000年建設的。這裡交通便利,流動人口聚集,有居民超過1萬人,是海澱最熱鬧的社區之一。像羅莊西里和南里這樣的老舊小區,並沒有現代社區封閉式的大門和統一的管理,社區處於開放狀態,外來人口可以隨意進出,這就給限制張貼小廣告的行為增加了難度。
  “我們居委會管22棟樓,而且就我們幾個人管理,根本管不過來。有時候我們遇到貼小廣告的人也沒用。”羅莊社區居委會的工作人員說,由於他們只是社區工作人員,加之人力有限,難以對貼小廣告者的行為形成有效約束。
  “街道上有城管和環衛工人管理小廣告,我們小區就只能自己清除了。”羅莊社區居委會一位工作人員說,鑒於老社區管理困難,居委會人手有限,居委會最希望的就是相關部門加大懲處力度,通過罰款或給小廣告上的號碼停機等辦法來懲治小廣告。
  說法

  人手有限難顧小區內小廣告
  張貼詛咒式小廣告的社區屬於海澱區北太平莊分隊管理。而城管熱線的一位工作人員表示,封閉式小區的小廣告歸小區物業管理,而開放式小區的小廣告屬於城管的管轄範圍。
  北太平莊分隊一位工作人員告訴北青報記者,處理小區內張貼的小廣告,一般是接到舉報後,城管隊員前往拍照取證。“我們自己會清理小廣告,也會委托環衛部門清理。”該工作人員稱,之後,他們會清理小廣告。
  然而,該城管工作人員也表示,他們針對小廣告的處理方式有限。“小廣告上有電話號碼,我們會給這個電話回撥,跟對方確認是否為小廣告張貼者。”城管工作人員表示,確認為小廣告發佈者後,他們會採取將號碼停機處理的方式,“不過,通常對方知道我們身份後,根本不會承認。”
  “我們分隊每天能接到30到40個舉報,一個任務需要2到3個人執行,我們分隊人手也吃緊。”海澱城管北太平莊分隊的工作人員表示,由於人手有限,巡邏主要集中於主要街道,小區內則主要依靠舉報進行小廣告管理。
  本版文/本報記者羅京運
  實習記者馬駿王程央
  線索提供/王先生
(原標題:小廣告變身詛咒式 辱罵清理者)
(編輯:SN146)
創作者介紹

kkjtknrcoslwz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